触目惊心!云南查获千张鳄鱼皮制品 展开可铺满球场


最严重的时候,医院没有床位,救护车上的病人送不出去。邱琳玉回忆,1月底,一名危重病人无法送出,救护车拉着他转了六个小时,走到第五家医院才被接收,“我们心里也着急,但不能表现给病人看。”

记者拍下了邱琳玉冲上车前的照片,连同随车采访视频发到了网上。3月31日,有记者来岱山120站点回访,把照片发给了邱琳玉,“看了之后也没啥,当时就想着往外跑,怎么就被拍了呢?”邱琳玉笑着说。

2月12日14时,岱山120站点接到了电话,“一名80多岁的女性患者,已经昏迷。”今日(4月8日),邱琳玉回忆,“赶到后,我们看了她的肺部CT(肺部出现感染),可能是新冠肺炎感染者。”

武汉“解封”,好想看看孩子

1月底至2月初,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。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救护车出车率,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,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回想起那段经历,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,“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。”

前一天,即6日晚上,英国首相府发表声明称,约翰逊新冠肺炎病情恶化,在医疗小组建议下,被转入伦敦圣托马斯医院重症监护室。首相发言人称,约翰逊意识清晰,将他转移到重症监护室只是“预防性措施”。发言人说,约翰逊已请外交大臣拉布在“必要情况”下代理首相职责。

天下着小雨,病人冲到马路上哭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能拉着她,怕她寻短见,心里真的好难受。”邱琳玉说。最终,经过协调,医院还是收治了这名患者。

出车前,邱琳玉在救护车内检查设备  受访者供图

疫情延续了两个多月,岱山120站点,每天都在超负荷运作。临近四月,疫情逐渐缓解,接单量也在下降,“发热病人少了,我们开始陆续接其他病人的急救。”武汉人的生活将要回归正常,“4月8日要解封了,我好想回家看看孩子。”

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,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,“我一直觉得,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,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这天,邱琳玉看到了死亡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。